看到高院就收購東森媒體科技公司(東科)股權交易的民事判決。很感慨!凱雷收購東科股權的交易,兩造當年是透過委任「理律」和「國際通商」二大法律事務所完成的交易,這二家事務所是國內排名數一數二。國內最大的兩家法律事務所擬出的「併購合約交易」,最後,法院竟然認定我要負民刑事責任,簡直不可思議。在美國,只要依照律師根據法律規定所擬出的併購合約執行,法院通常認為沒有違法問題。但在台灣,我們依照最大的法律事務所根據法律規定所擬出的併購合約執行,卻被法院判有罪,需要負賠償責任。更可笑的是,購併案的其他當事人(包含主導者),沒有一個被法院認定要負責任,只有判我要負責,這種鋸箭式判決,誰能接受?

   講講當時的交易,凱雷當時要併購東森媒體科技公司,提出條件要求收購67%股權,我們的股份不足,凱雷請我們向小股東收購以達到足額股權,當時市場上東森媒體科技公司的股價每股大約接近18元,我們決定要以高一點價格收購,有20元的,甚至有25元,小股東都很滿意,法院傳他們到法院作證,他們也都認為我們給的價格很高,很滿意,法官曾經問一個小股東「為什麼不以32.5元賣給凱雷?」這位小股東說「我到哪去找凱雷啊?我這麼少的股份,凱雷會來找我買嗎?用20元賣出已經比市價高了,我很滿意就行」,這是事實。

   要用多少錢買進,多少錢賣出,這本來就是自由市場決定,尤其凱雷是外資,要收購台灣這麼多家有線電視的控股公司東科的股權,是要獲得許多政府單位的核准,層層把關,才能購買。更何況,要達到67%的股權,凱雷才願意收購,因此只要有一個政府單位不同意,或是出賣股權無法達到67%,這個收購案就不會成立了。這時候,我們用高價買來股票的這些小股東已經獲利了結下車,而我們卻抱著這些高價買來的股票,自行吸收所有的成本,風險是很大的。即使如此,我們甘冒風險,寧願以高於市價向小股東收購,也讓小股東有下車的機會,我們所承擔高風險的收購行為,何來「坑殺小股東」?法院怎麼僅因後來凱雷收購成功且價高於我們向小股東的收購價,就說我犯法?這種回推式的判決,既不符邏輯,也違反市場法則。

   法院說當時東森媒體科技公司召開臨時董事會,做成撤銷公開發行的決議,目的是為了免除證交法的公開收購規定,方便我去收購小股東。這真是冤枉到極點。當時,明明是律師事務所建議,認為有線電視產業及其控股公司很多是沒有公開發行的,而那個時候也有很多公司撤銷公開發行。我們依據專業的法律事務所建議執行,更何況當時我不是董事長,也不是我提案的,現在竟被定罪,真是冤枉啊!

   我不是計較的人,我願意而且也已經為力霸案基層員工賠償投保中心近億元,讓這些基層員工家庭財產能夠獲得保全;我更為了一路挺我的員工、事業夥伴,每天工作十八個小時,希望能將「東森」這個招牌再度發光發亮,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,我無怨無悔。但是明明我沒有坑殺小股東,卻被判有罪和賠償,而全案的出資購買者與主事者凱雷集團,卻被地檢署認定不起訴,我僅僅居中協調,下場卻是有罪,實在無法令人信服。

   我基於代父贖罪入監,已付出沉痛的代價。雖然朋友調侃我,司法機關因為王令麟是公眾人物,凡事遇到王令麟皆會轉彎,不講真相與道理,更不講法律。這次的民事判決,似乎又一次的證明朋友是對的,實在很無奈。無論如何,這還不是終審判決,我會繼續上訴的,因為我相信,終究會有願意將「王令麟」三個字拿掉,用平常心看待本案的法官,司法會還我公道的!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Gary 的頭像
Gary

王令麟部落格

Ga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